文旅节目或成旅游类真人秀新出路
来源:    å‘布时间: 2018-04-18 16:03   74 次浏览   å¤§å°:  16px  14px  12px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句话用到更新换代频繁的综艺节目上再合适不过。相亲、竞技、歌曲类综艺各领风骚若干时间,之后就陷入瓶颈期,这次轮到了旅游类真人秀节目。2015年、2016年这类节目蜂拥而起,多家卫视均有高收视的旅游类节目,但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句话用到更新换代频繁的综艺节目上再合适不过。相亲、竞技、歌曲类综艺各领风骚若干时间,之后就陷入瓶颈期,这次轮到了旅游类真人秀节目。2015年、2016年这类节目蜂拥而起,多家卫视均有高收视的旅游类节目,但到了2017年,曾经的两档王牌节目均遭遇了收视滑坡。今年,旅游类真人秀节目的标杆——曾掀起不少口舌之争的《花儿与少年》传出停播消息,引发观众哗然。

旅游真人秀面临哪些困局和风险,还能不能办下去?新京报记者专访业内人士答疑解惑。

  风险  嘉宾要展现自我但仍要戏剧性  真人秀刚兴起时,明星们从角色后头一次走到了观众面前,他们的衣食住行、人设都在荧屏上一一呈现,充分满足了普通观众的好奇心,就比如《花儿与少年》中率性的许晴和《花样姐姐》中体贴的林志玲,都曾在社交平台引发议论。

但随着明星参加真人秀经验的增加,在节目中也会更加有的放矢地展现自己,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节目显得很平淡。参与过旅游真人秀项目的业内人士透露,一方面明星参加真人秀时越来越吝啬,不再愿意展现自己。

另一方面,他们给节目组的拍摄时间也非常有限,而真人秀恰恰需要一定的时间磨合才能碰撞出吸引人的内容。

  《花儿与少年》第三季被称为该系列最和谐的一季,但收视率却最低。

曾参与过旅游真人秀后期制作的工作人员Z表示,《花儿与少年》第一季时呈现出来的人际关系和感情都非常真切,第三季过分随意,缺乏对嘉宾和情节的控制,“观众虽然希望看到明星真实的一面,但并不希望她们像普通人一样吃喝拉撒睡,观众想要的是用戏剧的形式来表现这种‘真’。

”  费时费钱,品牌方不愿意买单  招商情况直接决定着一档综艺节目的生死存亡,能否获得品牌方的青睐被视为节目得以持续的根本。

  《吃光全宇宙》总导演刘柳表示,目前综艺节目的制作总体上以招商为导向,相比于把节目做得好看,说服品牌客户买单变得更为重要。

在这样的制作导向下,旅游类真人秀一定不是讨巧的类型。

一方面,随着大众消费能力的升级,出国游已经变得不新鲜,节目中展现的异域风俗和景色也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另一方面,旅游真人秀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很高,在外景地能否获得合适的素材也是未知数,相比棚内综艺,制作风险更高。

有时候,节目有热度是因为嘉宾自带热点。

如果用其他形式呈现也能带来热度,制作方没必要选择旅行真人秀这种费时费钱的形式。

此外,平台的宣传推广资源向头部综艺倾斜明显,今年的流行趋势体现在街舞、机器人节目上,就算是品牌调性跟旅游真人秀更吻合,品牌方出于曝光度的考虑,也更愿意把资源投放给头部综艺,哪怕不拿总冠名,只是作为赞助品牌出现。

  解法  文旅类节目或成出路  某业内人士称,旅游类真人秀面临的困境,也是其他综艺节目共同面临的困境,主打垂直细分领域或成为以后的趋势。

比如网综《闺蜜的完美旅行》选择从“闺蜜”这种人物关系切入,节目出品方认为,跟闺蜜一起上节目能让明星放下很多东西,坦露真实自我。

  作为真人秀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嘉宾始终是最大看点,选择嘉宾也是旅游真人秀制作的关键。

再次以《闺蜜的完美旅行》为例,主嘉宾就包含了近期因为在网综《偶像练习生》中担任导师而人气上涨的程潇。

出品方认为相比于选择已经曝光比较全面的高流量艺人,某段时间内人气快速上升的话题人物对观众来说更加新鲜,也更具挖掘的潜力。

  不难看出,旅游类真人秀正在走向非头部路线,采用上升期嘉宾,主打垂直分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招商金额,招商金额变小,难度相应也会降低。

  据刘柳透露,在旅游节目这个大品类下,目前平台更需要能把文化和旅游结合起来的文旅类节目,纯粹以综艺娱乐为主内容输出的旅游节目已经不是市场的主流需求了。

  据报道,2018年将有多档文旅类节目上线,如北京卫视《隐藏的风景》邀请名家游学京杭大运河沿线重点城市,浙江卫视《小镇上的来客》等。

  采写/新京报记者王雪琦+1。